人防首页 省内要闻 国务院要闻 机构设置 人防动态 防空防灾 平战结合 专项治理 党建园地 法律法规 公告公示 办事服务 互动留言
首页工程建设
 
人防动态
探索军民融合海上投送新模式
字体:[ ] 日期: 2019-05-31 16:18:00
来源: 作者:

  铁路军代表的海运梦 

  初冬,旅顺西站碧波粼粼,“中铁渤海3号”渡船静静停泊在此。

  “开始装载!”随着指挥员一声令下,装载陆军某部重型超限装备的铁路平车,在港务人员的指挥下,缓缓驶入渡船大型客轮货舱。这是中铁渤海铁路轮渡继利用轮渡投送军用物资、输送整建制部队之后的又一次创新之举。

  望着繁忙的作业现场,负责协调指挥的驻沈阳铁路局军代处运输调度处参谋张弘感慨万千:“中铁渤海3号”渡船,就像科幻世界里的传送门,有了它可以到达任何地方,也帮助自己的海路投送梦成为现实。

  一切都在悄然改变。2006年秋,一则地方新闻吸引了刚到军代系统工作的张弘:北起大连旅顺某港,南到烟台某港,连接辽东、山东半岛的烟大铁路轮渡正式开通,进一步优化了渤海两岸的运输投送方式。“跨海铁路航线为军所用就更好了!”张弘把自己的“突发奇想”和几名“老军交”交流后发现:大家都在琢磨这件事。“想法”很快得到了现实印证。2007年,一艘看似普通的铁路轮渡货船缓缓驶进了旅顺某港,但与以往不同的是,港口装卸载站上多了不少身着迷彩服的军人。随着火车机车将十几列棚车拉进编组作业站,官兵快步一拥而上,逐列查看棚车情况,棚车里运送的不是别的,正是军用被装物资。

  跨海铁路运送人员和普通军用物资的难度较小,相比之下,超限超宽装备、危险军用物资要实现跨海铁路输送,需要进一步深化军民融合发展。

  时代的列车隆隆前行,探索的脚步铿锵有力。2016年8月16日,旅顺西站某港口。装载着空军某旅30余台(辆)装备的铁路平车驶入“中铁渤海3号”的货仓,同时90余名官兵通过航空封闭式人行栈桥直接登上渡船。

  “使用烟大铁路轮渡,比以往陆地铁路输送缩短投送距离1000多公里,减少投送时间30多小时。”作为那次运输任务的一线组织者,回忆那个激动人心的时刻,张弘依然按捺不住激动:此举,标志着我国这条运距最长、渡船性能最好、设施最完备、输送效能最高的跨海铁路通道,从此可承载军事运输新使命,开启了军民融合新航程。

  成果离不开艰难探索。从上级机关提出要求,到驻沈阳铁路局、驻济南铁路局水路军代处联合制订《开展烟大铁路军运轮渡的可行性研究方案》,再到前期试运行,直至最后正式开通,张弘亲眼见证了上至军委后勤保障部运输投送局、下至团级军代处每名相关人员所付出的艰辛努力。

  “以往,烟大轮渡‘三不准’规定的第一个不准就是上客车,终于在军地联动下,‘老规矩’成为了历史。”张弘介绍说,从此,中铁渤海铁路轮渡整建制部队输送运输业务正式开通。

  解决了第一个“不准”,第二个“不准”——超限装备难题又摆到了大家面前。原来,受铁路轨道的限制,超长、超宽的重装备不能直接运输抵达目的地,需要反复倒运,不仅时间长、效率低,还容易暴露作战意图,战时一旦铁路被破坏,重装备输送将无法实施。但是,山东与辽宁、吉林、黑龙江和内蒙古部分地区在北部战区成立后同属北部战区,部队日常演习训练对铁路轮渡的投送需求日益凸显。

  “如何解决重型超限装备上货轮的问题”,成了压在军地领导心头的一件大事。“这难那难,只要更加注重军民融合就不难!”驻局军代处和烟大铁路轮渡公司立即开展论证攻关,作为项目负责人,张弘多次组织协同该公司专业技术人员登船实地测量数据,而后形成报告上报铁路总公司。

  “很快,报告就获得批准。”张弘介绍说,部分超限装备上船的解禁,大大缩短了辽东、山东两个半岛间陆军重型作战单位的机动时间。

  民为军用,借梯登高。10年间,烟大铁路轮渡从一家地方企业逐渐转变成为海上军事投送的重要保障力量,而作为这一历程的见证者,张弘也从初出茅庐的年轻军官,成长为军代系统独当一面的业务骨干。就在11月中旬,他还就部队海上投送的指挥、通讯、护航等问题向上级提出了有效建议。

  “探索军民融合海上投送新模式,是中国军队走向明天的战略储备。”望向眼前辽阔的渤海湾,张弘暗下决心。(赵雷、胡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