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防首页 省内要闻 国务院要闻 机构设置 人防动态 防空防灾 平战结合 党建园地 党风廉政 法律法规 公告公示 办事服务 互动留言
首页准军事化机关
 
人防动态
信息化战场的新较力
字体:[ ] 日期: 2018-08-24 16:41:00
来源: 作者:

    高新技术的应用给现代战争带来了革命性的变化,透明的战场、精确的定位、实时的打击、有效的摧毁,是对敌对双方作战力量生存的最大挑战。综合军事实力尤其是侦察监视能力不占优势的一方,确保生存无疑是首要原则。即使军事实力占优,也要把确保自己生存置于确保摧毁对手之前。生存,已毫无争议地成了未来信息化战场上的首要任务。仅仅依靠技术手段,难以确保生存,因为战场侦察监视已在时域、空域、频域全面展开,战场态势趋于可控。显然,技术并不能决定一切,需要借助高超的战场谋略,通过奇正之道达到生存之目的。
  《孙子兵法》开篇指出,“三军之众,可使必受敌而无败者,奇正是也”。为了“必受敌而无败”,要使用伪装、隐蔽、设置假目标、制造假情况等手段,特别是在信息化条件下,要广泛使用虚拟电磁环境等“奇”招。面对高强度毁伤武器的实时摧毁时,要通过伪、藏、骗、惑、迷、误、欺、诈等手段,“无穷如天地,不竭如江河”,“如环之无端”,“奇”招迭出,把己方作战力量和作战企图藏起来。通过“谋”、“术”并用的战场欺骗,不仅能够避免被敌火力杀伤,同时也可利用先进的技术手段探查敌方的侦察监视系统、电磁使用频段、打击力量分布,有了这些可靠的判据,便可以为反击积力蓄势。
  据国外研究证实:逼真的战场欺骗可以使战场目标的生存概率从9%-38%,提高到42%-90%;当运用两种欺骗方法时,成功率可达88%;而综合运用3种以上的欺骗方法时,成功率竟接近100%。近几场高技术局部战争也表明,“谋”、“术”并用,对军事实力相对弱小的一方尤为重要。俄罗斯情报部门证实,海湾战争期间,伊拉克军队综合使用了多种战场欺骗手段,遭袭军事目标,如指挥中枢、导弹发射架、飞机、坦克等,有80%是假目标,美军战后也承认有70%的炸弹未命中真目标,对伊拉克军力损坏约为10%-20%。科索沃战争期间,面对北约联军数十日的狂轰滥炸,几无还手之力的南联盟军队以生存为首要任务,巧妙运用战场欺骗,“虚则实之,实则虚之”,到战争结束时,南军全部240余架作战飞机损失不足40架,防空导弹系统和相当数量的坦克、装甲车也基本保存了下来。由此可见,奇正之道在信息化战场上,对于确保生存多么重要。
  信息化战场上,寓真于假,变假为真,掩敌耳目,遁形于无……都集中在一个“变”字上。今天的奇正之道,既注重谋略上的出奇制胜,也注重在技术上出奇制胜。两者在目的上具有同一性,通过两者的有机结合,“无形而制形”,产生“奇”效。
  信息化战场,伪装与反伪装、侦察与反侦察、机动与反机动的斗争日趋激烈,一味被动地伪装、隐蔽,容易走向“依赖技术”和“单纯防御”的误区。反之,一味追求“伐谋”、“不战而屈人之兵”,则可能也会走向逃战、避战的死胡同。只有奇正相变,奇正相生,“谋”“术”结合,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何为正?用孙膑的话说,就是“形以应形”,即采取通常做法,如伪、藏、骗、惑、迷……在信息化战场,则是建立多方向、多层次、多领域的系统伪装、示假体系,将侦察、探测、监视的触角延伸至陆、海、空、天、电磁等全维领域,既对战场工程设施、重点防护目标进行全过程防护,又应对来自空中、地面以及太空全方位、全天候的卫星、雷达、红外、激光等多种类型的连续侦察。这种全维防护的谋略理念,需要借助高技术,将生物、能源、电子等新材料、新技术用于战场欺骗,发展具有应对各种信息化武器的多频谱性能的隐形隐身技术,具有根据战场色、温、形、味、光、气等自我调节、自我适应的智能化欺骗技术,具有集预警、反侦察、攻击于一体的主动攻击技术。
  南联盟、伊拉克军队都在战场实施了有效的欺骗,虽然由于实力悬殊,没能形成“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对抗效果,但也给对手造成不小的麻烦。战场谋略必须因势利导,因敌制变,以诈术为基础,协调作战力量“动”起来。一是假中有真、藏中有动、防中有攻,摸清敌人运动规律,适时给敌致命一击。如南联盟军队击落当时最先进的F-117隐形飞机,给北约联军形成巨大心理压力。二是要“告之不敢,示之不能,坐拙而待之”。伊拉克战争中,伊军自知军事实力有限,多次利用出其不意的战术如诈降、化装成平民、路边炸弹、自杀式攻击等怪招,偶尔为之,欺骗美军,使美军吃足了苦头。三是“重谋于术”,“乘人之不及,由不虞之道,攻其所不戒也”。伊拉克战争中,美英联军快速制胜靠的是极力隐蔽作战意图,伪装手段和欺骗谋略巧妙结合,“正者当敌,奇兵从旁击不备也”。
  战场谋略的重要内涵,是奇正相变,这是化弱为强的必要条件。做到奇正相变有三个环节:第一,“致敌虚实”,即通过战场欺骗的各种主动因素,判断出敌方虚实、强弱之处,为己方以奇为正、以正为奇提供依据。第二,“形人而我无形”,采取多种措施误导敌人,给敌人造成假象、错觉,隐蔽己方的部署、企图和战法,营造攻其不备的主动态势。第三,“因敌制胜”,通过预测敌方的行动和手段,适时、适地、适情地修正方案,变在敌先,以变求胜。
  信息化战争,奇正之道与作战双方的技术水平密切相关。信息技术为奇正之道的实施提供了广阔空间和平台,奇正结合的谋略又促进了信息技术向战斗力的转化。战场谋略要高度重视新技术的开发,一方面要以“奇”谋“技”。针对敌方技术弱点苦下功夫,铸造属于自己的“撒手锏”,力争一招制敌;另一方面要以“技”促“奇”。战场欺骗新技术的率先使用,往往会致敌盲哑,让敌人无从下手,给敌人造成巨大的心理损伤和认知恐慌,从而带来较好的作战效能。